首页>公益资讯 > 正文

“神笔警探”林宇辉用烈士画像为党的生日献礼 “只要我们还记得他们,他们就还活着”

2021-07-13 15:31:21

  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被许多人称为“神笔警探”,仅仅根据模糊图像或者通过描述就能画出人像是他的独特技能,在他的画笔协助下,许多重大案件被破获。

  2018年,林宇辉发起了“为100名革命烈士和100个被拐儿童免费画像”的“双百”公益计划。100幅被拐儿童画像带给100个家庭找回孩子的希望,100幅烈士画像更是对烈士的致敬。

  6月30日一早,记者一行来到林宇辉的工作室,让我们一同走进这位“神笔警探”的公益之路——

烈士家属看到画像激动落泪

  为100名革命烈士画像 用一支笔致敬英烈

  在林宇辉工作室的墙壁上,挂满了他所画的烈士画像,每个烈士画像的背后,都有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

  公益为烈士画像的起因,源于林宇辉2017年的一段经历。

  那一年,中央电视台《等着我》节目有一期是围绕帮助83岁的烈士遗孀周里秀圆梦展开的。周里秀的丈夫刘国才1956年在一次剿匪战斗中牺牲,5个月后,他们的儿子出生。让儿子“见”父亲刘国才一面,是周里秀多年的梦想。

  为帮助周里秀圆梦,节目组找到林宇辉,林宇辉根据刘国才战友提供的长相特征、表情特点,画出了画像。

  “像,很像……”当周里秀在节目现场看到画像时情绪表现得十分激动。

  录制完《等着我》节目后,周里秀颤抖的双手、激动的泪水成了林宇辉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

  “烈士是国家历史记忆的一部分,我能做些什么让这段历史更清晰?”节目播出后,就有很多烈士家属陆续地找到林宇辉,希望他能够帮忙,画出自己已经牺牲的兄弟或者父辈的画像。

  一个个朴素而又炙热的心愿,成为了林宇辉为100名革命烈士画像的缘起。

  据林宇辉介绍,他在为烈士画像时了解到,许多牺牲的烈士很少有照片,有时连兄弟姐妹的照片都没有,只能靠后人或者认识的人描述。为了画出人物的神韵,真实还原烈士相貌,林宇辉多次专程跑到烈士家乡,找烈士生前认识的老人,直到对方拿着画像说“像!真像!这就是他”的时候,林宇辉才算完成画作。

  为烈士画像,对林宇辉来说也是一种情结。林宇辉的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家国情怀从小就根植在他心中,父母常对林宇辉说:“多做对社会和国家有益的事情”。

  来找林宇辉的人中,不乏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的父亲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奔赴战场,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父亲的模样。如今这些老人已经进入耄耋之年,很希望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见到父亲的样子,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这些烈士不是黄继光,也不是董存瑞,但他们同样是烈士英雄,正因为没有人知道,我才要把他们画出来,让后代铭记这些英烈的相貌。”林宇辉说,“虽然我们没有上过战场,体会不到当年英雄们浴血奋战的场景,但是想到可以满足烈士后代思念先辈的心愿、可以还原英雄的形象,我就觉得很有意义。”

  烈士遗腹子76年第一次见到“父亲模样”

  为烈士桑清亮画像,让林宇辉印象深刻。

  桑清亮于抗战时期,在与敌人的一次遭遇战中壮烈牺牲。桑清亮去世8个月后,他的遗腹子桑友春出生,这也是桑清亮唯一的孩子。桑清亮去世时,妻子尚不知自己已有身孕。

  桑清亮的妻子独自将儿子桑友春拉扯大,并培养成才。今年76岁的桑友春婚后育有六女一子,退休前曾是一名中学教师,自打出生就没见过父亲的样子。五六岁时,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父亲,他就问相依为命的母亲自己的父亲去哪里了。桑友春的母亲告诉他,你的父亲被敌人杀害了,他是抗日战争时牺牲的。那时候桑友春还小,并没有明白“牺牲”的意义,懂事后才从家中长辈和村民的描述中了解到父亲的事迹。

  林宇辉介绍说,因为桑友春的父亲牺牲前没能留下一张照片,桑友春经常在脑海里想象着父亲的模样,直到2014年,桑友春的母亲去世后,他才将自己的心愿告诉儿女。

  桑友春家的堂屋中并排摆放着两张遗像,但都是同一个人,就是桑友春的母亲。“桑友春的父母都过世了,但是他认为怎么能只摆一张照片呢,就只好摆了两张他母亲的照片。”林宇辉说。

  桑友春从那个时候就想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找人为他的父亲画一张像。

  偶然的机会,桑友春的女儿桑海兰听说了林宇辉为烈士画像的行动,这让桑海兰激动不已,她几经周折联系到了林宇辉工作室。林宇辉在听说了烈士事迹后深为感动,决定亲自到江苏省淮安市涟水县桑友春家里画像。

  今年3月,林宇辉在风雨中到达桑友春家中。林宇辉的到来,对桑家是大事。为了第一时间见到祖父画像,桑友春的六女一子,分别从扬州、张家港、南京、常州等地返回老家。

  因为之前已收到相关资料,加上网上交流过,到达桑友春家时,林宇辉已完成初稿。

  今年87岁的桑清康,是烈士桑清亮的远房兄弟,桑清亮牺牲时他才13岁,但如今他还能记得桑清亮的一些往事。通过桑清康的描述,经与烈士儿子及孙女沟通,并看了烈士哥哥和姐姐的照片,为了最真实地还原烈士生前形象,林宇辉决定现场对画像进行修正。

  “头发差不多、上额再窄点、脸再短点,大体就是这样了……”随着桑清康的描述,林宇辉反复修改画像。经过不断地调整,烈士画像最终定稿,见过烈士本人的人看后直呼“就是他,太像了。”

  “桑友春拿着画像当场就流泪了,76岁的老人哭得像个孩子,一直在说,76年了,我终于见到了你。桑友春把画像揽在怀里,桑友春的儿女都围着他哭了起来,让我也感动不已。”林宇辉说。

  目前林宇辉已经画了110余幅烈士画像,早已完成了他最初的计划,但林宇辉表示,还有很多烈士的后代向他求助,所以他会继续画下去,“因为时间紧迫,烈士的后人年龄也很大了,不能让他们留下遗憾,我就尽我所能帮助他们吧。”林宇辉说。

  跨越时间“找到你”他用画笔帮助9个家庭团聚

  “为爱寻找”这四个字贴在林宇辉工作室的墙壁上,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参加活动时的照片。有一幅吸引了记者的注意,照片上是在众多人的簇拥下,照片中间的两个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这张照片上印有几个字——“跨越24年的寻找”。

  在林宇辉的“双百”公益计划中,除了为100名革命烈士画像外,还有一个计划就是想通过模拟画像,为100个被拐卖儿童免费画像。

  “这些模拟画像,一方面能帮助家长寻找被拐的孩子,另一方面对家长来说更是一种心理的慰藉。”谈话间,林宇辉将记者带到工作室的一面墙前,上面贴着三排40多幅被拐儿童的模拟画像,还有部分画像没有贴上。每一幅画像背后的寻子故事都令人唏嘘,在这些画像的背后,林宇辉对被寻获的孩子记忆犹新,其中王明清24年寻女的故事,就让林宇辉记忆深刻并挂在墙上留念,这也是林宇辉选择为失踪儿童画像的动力。

  来自成都的王明清和女儿王启凤失散24年,王明清没有一天想过放弃寻找。为找到女儿,年近半百的王明清2015年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三年来接的1万多单里,他几乎向每位乘客都讲述过和女儿失散的故事,再递上一张寻亲卡片。但寻女之路迎来曙光,却是在林宇辉为王启凤画了模拟画像之后。

  “当时我的女儿从国外给我打来电话,她看了相关报道,让我一定要帮帮这位父亲。”林宇辉说。

  由于王启凤当时年龄太小,因此并没有她儿时的照片。林宇辉只能通过王启凤妹妹幼儿时期的照片和王明清夫妻俩的照片进行画像绘制。经过分析、研究、比对,林宇辉最终画出了两版王启凤的画像,这也大大降低了找到王启凤的难度。2018年3月,曙光出现,一名叫康英的女子联系上了王明清。当林宇辉看到康英照片时,他当即判断:“跟我的画像是一个人”。

  结果令人感动,寻女24年的王明清终于迎来阖家团圆。时隔3年再提起此事,林宇辉依旧十分高兴。帮助这些破碎的家庭重新团圆,正是林宇辉这几年来一直在忙的工作,为此他还参与了“为爱寻找”公益活动。近几年来,通过他的画像,已经有9个家庭成功找到了孩子。可以说每见一个家庭,林宇辉都觉得非常辛酸。“我当时就觉得有必要去做点事,用自己的画笔帮助他们,加上有一些革命烈士的亲属也找到我,所以我就有了这个‘双百计划’。”

  现在几乎全国各地都有人不远千里找到林宇辉,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走失的孩子画像。“他们来自河南、四川、山西、云南等地。每一对父母看到孩子的画像都撕心裂肺地哭,让人心碎。”一路走来,身边的人和事都让林宇辉和妻子倍受触动和感动。“我能坚持画下去,我的家人给予我莫大的支持和帮助。”林宇辉说道。

  10万张人像多年积累练就“神笔”

  林宇辉的画像为何如此传神?看到贴在墙上的一排排传神的人物画像后,记者不禁问道。

  “从事模拟画像需要扎实的绘画功底,要是说刑侦模拟画像,我也算是半路出家。”林宇辉说。

  自幼就喜爱画画的他,在与记者的交谈中,打开了记忆的“盒子”。林宇辉5岁开始跟爷爷学画画,“爷爷教给我,眼睛怎么画、鼻子怎么画,愤怒、喜悦的面部表情怎么表达。从小爷爷画画的时候,就会把桌子的一个角落留给我。也就是从那时候,我开始跟着爷爷学习画画。”林宇辉说。

  十多岁的时候,林宇辉的父亲给他买了许多连环画,严厉地要求他模仿练习,“不但人物要画得像,一招一式的动作也得画好,我就比对着连环画上一本一本地画。”林宇辉说。

  22岁时林宇辉加入警察队伍,从事宣传和文职工作,45岁时他调到山东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初次接触模拟画像。此后十几年里,林宇辉用画笔精准地画下每一张画像,参与破获了众多重大刑事案件。

  2016年11月,林宇辉被邀请参加央视《挑战不可能》节目,节目中,他通过打满马赛克的失真儿童图像绘制出成人面孔,并从48个人中找出了画中人,可以说技惊四座。

  2017年6月,由华人神探李昌钰“牵线”,他用两个晚上给美方提供了“章莹颖失踪案”嫌疑犯的模拟画像,最后将嫌犯抓住时,高相似度令美国警方佩服不已。

  林宇辉告诉记者,他画过的人像不下10万张。正是有了大量的练习和扎实的基本功,才有了如今“神笔警探”的称号。

  在“神笔警探”心中“公益”二字很真很纯

  在林宇辉工作室的一处衣架上,挂满了烈士家属赠送的锦旗。

  “神笔绘出英烈容颜 万古流芳激励后人”“烈士尊容回故里妙手丹青暖人心”“神探大师画艺精湛入朝先烈音容再现”“神笔塑英烈丹心暖后人”……这些样式各异的锦旗来自于山东、河北、江苏、黑龙江等地的烈士家属。

  “很多烈士家属有不同的感谢方式,但我从一开始就明确地讲,为烈士画像是公益活动,不会收家属的钱。”林宇辉接着说,“锦旗能代表对烈士的尊敬,对我也是个勉励。”

  当记者问林宇辉在持续不断地推进“双百”计划过程中,最大的感受是什么?他放慢了语速说:“四年时间为烈士和失踪孩子画像,这中间‘坚持’二字让我感受最深。”林宇辉表示,警察出身的他坚定地认为自己的成长与党和国家密不可分,“虽然我已经退休,但是能通过自己的一技之能承担一点社会责任,发挥余热,我愿意坚持下去。就像大家常说的那句话:‘只要我们还记得他们,他们就还活着’。这句话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我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用画笔记录他们的形象,让一个个烈士有名有姓有形象。”

  正是在林宇辉的坚持下,“双百”公益计划持续不断地推进,“公益”这两个字,在林宇辉的心里很真很纯。随着“双百”公益计划的不断推进,林宇辉接触的圈子越来越大,对公益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

  “做公益是一个持久的过程,愿意做就不要去说困难。不要只是嘴上说说,更重要的是能力是否能达到,不能因为有个别杂音,就动摇自己的心愿。”林宇辉说。

  在采访的最后,当记者问林宇辉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和心愿时,他笑着说:“我要继续坚持给烈士和被拐儿童画像,踏踏实实,不图回报,做好公益。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要用我的画笔为党的生日献礼,用我独特的方式缅怀先烈、传承红色基因,铭记英雄。”(济南日报 记者:郝磊 郭歌)